好久沒有在部落格上分享心情,不過最近有不少感觸想要抒發一下

隨著年紀的漸增,自己也經歷了不少事情,當然有好也有壞。

最近覺得可惜的是,已經很少跟朋友聚聚聊聊,就像兒時那樣的不求什麼,只是單純的聊天,一起大笑,一起奔跑,一起築夢。

時間,總是被不開心的事情充斥著,突然我迷失了自己。

 

有時候會想,沒事念什麼博士班,念書很累人的,尤其還要一邊工作!

蠟燭兩頭燒,讓我心力都交瘁了。

但是,靜下來想想,念博士班對我的快樂大於痛苦,或許我本身就是一個適合求學問的人,我念書很快,自己說舉一反三有點自誇,至少也能舉一反二,所以在念書這件事情上並沒有太困難。

很久以前我就把拿博士學位,未來從事研究或者教職作為目標,所以在追求目標的路上,雖然辛苦,但是我卻把吃苦當作吃補。每每在研究時,或者念書時看到新的知識,都會讓我很開心,尤其是我很早就選擇了要從環境經濟、環境政策這個領域下手,作為我一生研究生涯的重心,如果能對我們的台灣甚至地球貢獻什麼,會讓我非常開心的。

 

講到了任公職這件事,公務員是我現在的職業,雖然短短四年來,因為兩次考試分發以及一次自願請調,總共換了三個單位,但是總還是覺得自己跟公務體系格格不入,每個單位風格都迥異,有的很忙碌,很充實,可以學到很多,但是卻必須要忙碌的跟狗一樣,卻還要被外界認為是死公務員。但有的單位輕輕鬆鬆,卻沒有辦法學到什麼,而且越是輕鬆的單位要搞定的人際關係就越多,對於我這個崇尚「管理學理論」的人,效能跟效率是我追求的宗旨,做得越好卻做得越多,作不好的人卻總是很閒,讓我很不能認同。但是又不想要把事情擺爛,因為我討厭被人說:「低抗壓性死草莓七年級」,也很討厭有人說:「應該是很有空,所以可以繼續進修。」更討厭有人說:「公務員領老百姓的納稅錢,卻混吃等死是米蟲」,諸如此類的,尤其是免稅的農漁民朋友們,千萬不要再拿納稅錢這件事情來說嘴了。

 

前幾天突然有感,我在FB上說:劣幣驅逐良幣的公務體系。以前的同事回應我:其實是良幣變成劣幣。這也點醒了我,我是不是正在走向變成劣幣的過程呢?或許良幣變成劣幣是一種「不可逆」的化學反應,所以我的抗拒其實是「逆天而行」呢?所以才會過得這麼辛苦,是不是指要假裝自己是劣幣,不要做太多事情,就可以跟其他人一樣安穩的繼續度日?

 

回想起當年,大約四年前,剛好跟現在一樣是高普考的報名季節,年逢25歲的我,正在服替代役,因為不知道自己退伍後茫茫的前途在哪?就跟著其他人盲目的報名了高普考,而不是報考博士班(當年海尾媽身體不好,不希望我出國深造),而且父母跟BEBE的爸媽都希望我有份穩定的工作,沒想到短短幾個月卻讓我矇上了國考的窄門,而且我只考了普考,還是只有一個名額的類科,老天實在眷顧我,讓我成為榜單上的唯一的名字,所以在退伍的兩個月後,我就正式的成為一名公務人員,展開我的公務生涯。

 

考上普考後,原本想說隔年申請在職進修博士好了,但是身邊的普考朋友們都在準備高考,而且公務體系內不管你是什麼考試及格,都是要作一樣的事情,所以就會產生同工不同酬的問題,因此博士班的事情就又暫緩了,我選擇了跟普考不同的類科(普考的類科太冷門了,高考很少開的),拼了三四個月,又讓我矇上高考的,而且又是排在第一位,真是高處不勝寒阿。但是榜首這個稱號,卻也成為我在職場上的很大包袱,也或許是我自己給自己的壓力,不容許自己背負這個稱號卻失敗了,或者被人小看了。

 

隔一年半後,終於完成了高考綁約,可以自行請調單位,我毫不猶豫的就請調回家鄉,雖然我知道這是一個快要被邊緣化的城市,但我還是想要為它努力看看,雖然我很不願意承認,但是這個城市的衙門,似乎是為阿斗先生,抱著繼續努力看看的心態,我累了,原來單打獨鬥是這麼的累。我也決定不論我是多麼的菜,多麼資淺,毅然決然的考上兩所理想的博士班,為了兼顧工作我回到家鄉的國立大學,繼續奮鬥我的博士之路。有時候會聽到有人跟我說,你太急了,才剛到這個單位就去進修,會很累的,而且別人也會說話。

但是,我不想等了,人生不應該在等待中度過,我等了四年才回到學校,如果當年順利的話,說不定我已經拿到學位了,不過如果沒有經歷過這些,或許我也會跟其他人一樣成為流浪博士,另一名高學歷的失業人口而已。

 

現在的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有支持我的老婆跟家人,老早就把高普考兩張及格證書當作了國家發給我的最高級證照,而且是海洋資源與漁業領域的唯二證照,接下來的幾年,我會秉持著自己的理想跟目標,朝著目標邁進。至於公務生涯,我也沒有什麼奢求,希望一切平安順心,給我一個穩定的經濟基礎,繼續追夢去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海尾龍 的頭像
海尾龍

海尾龍喋喋不休之碎碎唸小站

海尾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