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了社大媒觀課程以來,一直都是以傾聽來定位自己,我認為社大相當有趣,社會各階層,各領域的人不分貴賤在同樣的一個平台上學習,比起學校教育而言,由於角色的衝突性,激起了不少火花,這是最大的收穫。而本週的河口人紀錄片,剛好是我很有興趣的議題,不僅僅是涉及漁業的經濟行為,經濟開發與環境保育的衝擊,同時也拋出政治與政府效能的議題,最重要的是一種社會最底層的人文與文化來傳達,讓我頗有發想。過去學生時代由於念過商科、森林、海洋資源管理,最後在碩士班時以核四議題的環境經濟、漁業經濟作為自己的題目,當時對於崔素欣的貢寮你好嗎紀錄片有很多感觸?因此我對於紀錄片的作者抱著一份欽佩的情感,其實我很希望自己可以投身農漁業的推廣,生態保育推廣教育,投入公部門是我選擇的方式,希望可以在政府部門作為一個種子在其中萌芽,一年公務生涯以來雖然對於社會環境感到不滿,但是仍然希望一點點一滴滴的在政府機關把關。

今年五月左右,我曾經與北縣府水利局的同仁從八里上工作船,到淡水河上會勘,主要是要看淡水河上的漁業行為,因為有許多是違反現行的水利法,不可諱言的有許多漁民真的把河道上亂插一些捕饅苗的網具,造成航行上的困難,但是由於這些東西是無法辨識所有人,因此若要以水利法開罰時有一定的困難性,此外由於漁民生計與政治力的影響,要開罰也不可能,老實說正因為政府官員要去會勘,漁民反而故意投放更多在河床上,因為要罰罰不了,政府若要禁止反而必須以照顧漁民的名義進行補償。所有呈現的就是要罰罰不了,或要柔性用補償方式禁止,反而補償了比正常情況更多的漁民(漁民接獲通報一窩蜂的到河床投放)

而影片中有看到漁民亂投放網具至河床底部,這通常會造成底棲魚類的死亡陷阱,導致誤入網具而被纏繞至死亡,造成生物資源的浪費,不管是從漁業或者保育觀點都是不利的,因此漁民在抱怨政府或者其他經濟行為的同時,是否也應該提升自我的知識水準與自我管理。

另外,過去所稱一級產業就是指高度依賴資源的農漁業,在國家發展的過程中,產業升級是不可避免,工業開發的結果往往也造成環境的污染,造成依賴資源的農漁業產值的損失,就環境經濟學的觀點來看,建立汙染者付費的機制是必要的,同時課予昂貴的環境稅。如果有同學注意到的話,打出農業首都為訴求的雲林縣曾經要求台朔六輕應該課予環境污染稅,但是於法無據,因此我認為為了財團與工業的發展可以持續,政府應該做的是如果從這些財團上獲得利益,而不是現在的給予保護,對工業進行環境稅的開徵是必要的,而這些稅金則可成立環境基金,對於當地的農漁民與生態保育進行輔導與推廣。

講了這麼多,其實我覺得對於生態保育最重要的還是如何教導民眾正確的觀念,如何建立正確的制度,課徵環境稅讓汙染成本超過進行廢水處理的成本,讓工廠願意花錢去處理這些事業廢棄物,同時國際上環境管理的潮流是走向社區為基礎,建立政府與民間等利益關係人的伙伴關係,目前台灣的情形就是沒有所謂的伙伴關係,民間團體應考慮結合財團等強而有力的利益團體,讓政府正視問題,進而願意與這些團體建立夥伴關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海尾龍 的頭像
海尾龍

海尾龍喋喋不休之碎碎唸小站

海尾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